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核电“走出去”
发表时间:2015-03-09 14:08来源:装备制造 字体:[][][] [打印] [关闭]

    在我国核工业创建60周年之际,国家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指出,核工业是高科技战略产业,是国家安全重要基石。要坚持安全发展、创新发展,坚持和平利用核能,全面提升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续写我国核工业新的辉煌篇章。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批示指出,全面提升核工业竞争优势,推动核电装备“走出去”,确保核安全万无一失,为把我国建成核工业强国而继续奋斗。

    两位国家领导人一同对核工业作出指示、批示,彰显了中央决策层对安全发展核电的重视与决心。基于我国用电量大、节能减排迫切等实际国情,发展核电已成为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之一。高层全面肯定核工业的重要意义,有望极大推进核电项目的重启,核电产业也有望迎来“黄金时代”。

    60年来,核能也一直服务于工农业生产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我们耳熟能详的自然是核电了。国家核安全局、国家能源局和国防科工局日前首次联合发布《核安全文化政策声明》显示,我国核电在建规模居世界首位;运行核电机组保持良好安全业绩,从未发生二级及以上事件或事故。在核技术应用方面,我国的核电技术全球领先,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核技术利用国家之一。

    然而,在这些可喜成绩的背后,我们不得不看到,我国的核电装备还主要是服务于国内。据世界国际原子能机构预计,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建设,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2015将是核电走出去的重要年份。那么,中国的核电装备如何走向世界?在今年这个重要的年份,中国核电企业又该如何发力? 

    走出去,将成为中国名片

    中国核电走出国门已经上升为一项国家战略。国家主席习近平将核电放在高铁前,可见其对核电项目的重视。核电出口,成为中国制造输出的另一张名片

    自2013年年底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在与外国领导人的会晤中力推中国核电,促成中国核电企业相继在英国、罗马尼亚、巴基斯坦、阿根廷等国获得了项目机会。核电,也成为继高铁之后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走出去”的新品牌项目。

    据了解,2013年10月,国家能源局在《服务核电企业科学发展协调工作机制实施方案》中,首次提出核电“走出去”战略:对核电企业“走出去”给予方向性指引,并推动将核电“走出去”作为我国与潜在核电输入国双边政治、经济交往的重要议题。核电“走出去”由此升格为国家战略。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ACP1000日前在维也纳接受并通过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反应堆通用设计审查(GRSR),这也是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首次面向国际同行审查。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专家认为,ACP1000在设计安全上满足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先进核电技术最新设计安全要求和标准。

    通过在引进消化吸收基础上的自主创新,我国的核工业成功研发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ACP系列先进核电技术,这是核工业积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成果。

    我国核电技术不仅在三代方面获得了认可,其四代技术的研发和实践也取得了重大进展。2004年,我国成功进行不会出现堆芯熔化和放射性大规模释放事故的10兆瓦高温气冷实验堆。业内专家透露,在快堆技术上我国目前也已基本掌握相关技术,新编标准及技术标准150多个,获得专利授权73项,并在国内形成了基本配套的产业链。

    从此前我国核电的订单情况来看,已经体现出了技术输出为主的新趋势。对此法国电力集团相关人士认为,正是由于中国核电技术在安全性、经济性和能耗上的优势,使得中国核电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具有相当的竞争力,可以满足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核电领域的不同需求,迈出了从单纯的建设向技术输出的一步。

    技术的不断更新不仅意味着我国在核电技术上已走在了世界前列,而且这种“中国创造”优势也正不断转化成为我国核电走出国门的最主要优势。 

    走出去,安全第一

    安全是核工业的生命线,中国核工业发展始终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

    人类在利用核能的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上世纪70年代之前,核电站在设计上采用和采取了许多设备和措施以防止事故的发生及限制事故的后果。但设计的前提是认为所有的意外均在设计考虑中,成熟而理性的操作员按照规程正确操作,从而保证安全。但是,两次核泄漏事故改变了这一观念:经过三哩岛事故,人们认识到出现操作员误操作的可能性;而通过切尔诺贝利事故,则进一步认识到,紧急情况下,核安全文化对一个核电站的决定性作用。

    事实上,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我国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持续提升核安全及核应急水平,新建核电项目按照全球最高安全标准推进。2013年,修订版《国家核应急预案》发布,国家核应急响应能力不断增强。

    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海牙安全峰会上全面阐述了发展与安全并重、权利与义务并重、自主与协作并重、治标与治本并重的核安全观。

    2015年1月14日国家核安全局、国家能源局和国防科工局联合发布了《核安全文化政策声明》,这是我国首次发布与核安全相关的政策声明。核安全局方面表示,我国目前运行核电机组保持良好安全业绩,在建机组质量受控,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核技术利用国家之一,放射源事故发生率已降为1起/万枚源左右。 

    走出去,市场更宽广

    中核集团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天林认为,核电厂一旦建成,运行长达几十年,需要的技术服务也有几十年,因此中国核电企业要把握好当前世界上核电建设的机会,特别是新兴发展中国家核电建设机会,尽快走出去,从战略上抢占地盘。

    更重要的是,核电“走出去”的战略意义在于,能够实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品牌的出口,带动国内装备制造、工程建设和技术服务企业整体“走出去”。据了解,核电投资中一半用于设备投资,按照每千瓦2万元人民币投资额计算,1000万千瓦的核电厂投资就可以达到1000亿元,而其中大部分装备如反应堆压力容器和蒸汽发生器、汽轮机、专业核阀等基本实现国产化,设备国产化率甚至可高达80%以上。核电在带动装备制造走出去的作用不可小觑。

    据介绍,中国核电工业已经具备走出去的基本条件。我国核电经过30年发展,全面实现了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和自主运营“四个自主”,核电规模和全产业链能力都有了跨越式提升,工程建设、生产运营等领域形成了比较优势。

    核电投资中一半用于设备投资,按照每千瓦2万元人民币投资额计算,1000万千瓦的核电厂投资就可以达到1000亿元,核电后续需要的技术服务也有几十年,故此核电在带动装备制造走出去的作用不可小觑。 

    走出去,要有自信

    我国已是全球四个拥有完整核科技工业体系的国家之一,成功研发了10万、30万、60万、100万千瓦的核电技术,拥有17台运行和28台建设核电机组,在建机组规模世界第一,并已经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和第四代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三十多年连贯的核电建设及运行,不仅积累了后发优势,而且培养壮大了一批装备制造企业和人才队伍;核燃料循环产业有力保障了核电发展的需要,燃料元件、铀浓缩、后处理等关键技术实现突破。

    据国家原子能机构秘书长、国防科工局系统工程司司长刘永德介绍,虽然目前,我国现在运核电机组只有22台,总装机容量2010万千瓦,发电比例只占全国整体发电量的2%左右,但是在建机组26台,规模2800万千瓦,占世界在建核电站四成以上,也使我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是我国核电走出去的旗舰产品,“‘华龙一号’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的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技术。它标志着我国拥有核电自主创新的能力,为自主知识品牌的机组走出国门提供了有利支撑。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前景广阔。”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孙勤说。

    “‘华龙一号’充分吸收了日本福岛核事故的教训,从构筑核电纵深防御体系上下功夫。针对超设计基准事故或严重事故的情况,采取了完善预防和缓解的措施。”“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说。

    “核电技术要走出去,首先必须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否则只能‘借船出海’,为人作嫁。”中核集团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天林说。

    “核电是高科技战略性产业,作为世界上第8个核电技术出口国,我国迄今已出口了6台核电机组和5个研究反应堆。”钱天林告诉记者,“加快核电‘走出去’需要增强创新自信。”

    国内示范工程是加快核电“走出去”的关键环节,我国核电技术创新在国际市场上经受了考验,但墙里开花墙外结果,示范工程在国内市场却迟迟落不了地,形成不了品牌效应,其根本原因是对我国多年来形成的核电技术的创新基础没有认同,缺乏创新自信。为此钱天林建议,面对国际市场竞争激烈、机遇稍纵即逝的形势,应该加快推动成果转化,给自主技术一个工程实践的机会。全球核能市场的竞争最根本的是科技创新的竞争。只有相信并坚持自主创新,才能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从核电大国走向核电强国。记者 秦伟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胡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