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风电提前实现“十二五”装机目标
发表时间:2015-05-06 13:54来源:中国能源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4月2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一季度全国风电并网运行情况显示, 一季度,全国风电新增并网容量470万千瓦,到3月底,累计并网容量10107万千瓦,总量同比增长25%,提前完成风电“十二五”规划目标;与此同时,弃风率深度反弹,一季度平均弃风率达18.6%,同比上升6.6个百分点。

    注重“量”更要注重“质”

    按照《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目标,到2015年我国投入运行的风电装机容量要达到1亿千瓦,年发电量达到1900亿千瓦时,风电发电量在全部发电量中的比重超过3%。而根据国家能源局此次发布的一季度数据,“十二五”目标已提前实现。

    十年前的2005年,我国全国并网风电装机容量仅为106万千瓦。2006年实施《可再生能源法》后,我国风电进入大规模发展阶段,风电装机规模实现跨越式发展。2009年并网风电装机容量突破1000万千瓦。2012年一举突破5000万千瓦,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风电装机大国。

    而根据中电联的统计,准确的说,在今年2月底风电装机即突破1亿千瓦,成为我国风电发展史上的又一新的里程碑。

    多位风电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十二五”目标提前实现或将激励主管部门拉升“十三五”风电装机目标。“除了发展速度和规模,主管部门更应关注风电的发展质量。”一位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此前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显示,到2020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2亿千瓦,而国家发改委旗下科研机构最新发布的《中国2050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发展情景暨路径研究》则指出,到2020年,风电装机容量达到2.5-3亿千瓦。

    即使按照2020年达到2亿千瓦的装机目标推算,“十三五”期间,我国风电平均每年需要投产2000万千瓦以上。“给风电装机设定多少目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解决风电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顽疾,比如消纳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了,装机量自然会上去。”一位风电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弃风限电再加码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风电弃风电量107亿千瓦时,同比增加58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达18.6%,同比上升6.6个百分点。弃风情况较严重的地区依然集中在“三北”地区,其中东北地区弃风率最高,达到33%;其次为西北和华北地区,限电比例分别为20%和27.89%。全国弃风率最高的省份为吉林和辽宁,分别达到58%和35%,这两个省份的弃风率比2014年一季度的数据都提高了近一倍。

    弃风限电现象从2010年左右开始显现,2012年达到高峰,当年弃风率超过17%,此后开始逐年下降。去年全国风电平均弃风率8%,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弃风率达近年来最低值。即使在弃风率最低的时候,业内也一致认为,弃风限电的根本障碍并未消除。

    而今年一季度18.6%的弃风率与弃风现象最严重的2012年相比,还要高出1个多百分点。

    国家能源局方面认为,一季度风电弃风限电形势加剧,主要原因是:一方面来风好于去年同期,客观上增加了并网运行和消纳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全国电力需求放缓、风电本地消纳不足以及部分地区配套电网建设与风电建设不协调等原因所致。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副秘书长沈德昌认为,一季度风电弃风限电形势加剧,除了今年来风好于去年同期,全国电力需求放缓导致风电本地消纳不足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去年以来新增装机较快也增加了并网运行和电网外送的压力。

    相关数据也印证了这一因素。今年2月份,国家能源局公布的监测情况显示,2014年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1981万千瓦,超过此前连续4年新增装机1500万千瓦水平,创历史新高。4月初,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做好2015年度风电并网消纳有关工作的通知》指出,2015年,“三北”地区投产的风电规模会有较大幅度的提高,风电消纳的形势将非常严峻。

    几乎与发布一季度全国风电并网运行情况同一时间,国家能源局发文意在推动利用周边地区风电在北京开展可再生能源清洁供热示范。

    这一名为《关于在北京开展可再生能源清洁供热示范有关要求的通知》称,要结合张家口三期风电基地规划研究,做好与北京延庆清洁供热示范项目需求负荷的衔接,明确相应的风电开发项目规模、布局、开发时序,落实参与清洁供热示范项目的能源企业,保证清洁供热示范项目的有效实施和企业的合理效益。

    难题依然待解

    “一季度弃风率很高的一个大背景是整体电力需求放缓,在现有的能源调配格局下,很多地区优先保证的都是火电4500小时的利用小时数,一旦市场用电需求下降,首先被削减的是风电等可再生能源。”有风电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因此,必须通过《电力法》、《可再生能源法》等相关法律上从根本上保障风电等可再生能源优先调度。”

    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夏清则认为,风电消纳问题最终要以市场的方式来解决。“政府要激励发电企业在与大用户直接交易过程中,以价格信号引导、激励大用户以友好的方式用电,提升电网消纳新能源的能力。同时,通过分时电价激励发电企业主动进行调峰,激励大用户移峰填谷。”

    在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朱瑞兆看来,弃风限电也折射出风电和电网、风电和其他电源之间没有做到统筹规划的现状。他告诉记者,火电通常是先建设输电线路再建电源项目,而风电恰恰相反,这致使很多建好的风电项目在投产初期没有配套电网做支撑。

    针对弃风限电现象,中电联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则认为,发展风电应坚持集中与分散相结合原则,近中期优先鼓励分散、分布式开发。通过风电电源更接近用电负荷地区的方式来解决风电的消纳问题。

    “风电只是非化石能源发电的一种方式,从国家能源发展的大战略来讲,一定是优先发展发电成本较低,同时又容量品质较好和环境效益好的电源类型,从风电自身来讲,一是要通过预测等多种技术手段弥补稳定性差的短板,二是要通过技术创新和规模化应用大力降低度电成本,三是要实现风电就近消纳方式的多元化,只有这样风电才能在未来的能源格局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一位风电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记者 张子瑞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胡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