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制造业+互联网” 中国制造2025根基
发表时间:2016-04-13 15:45来源:《装备制造》 字体:[][][] [打印] [关闭]

制造业的革命节点正在如期发生吗?我们确认我们自己恰好就处于历史重大事件的中心点,贴近距离就地观察吗?如果是那样,我们将是有幸的一代,未来有一天,我们说,我们知道我们亲历,那伟大的工业变革。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重大的工业发展时代,我们特邀请资深工业观察家和咨询专家林雪萍,推出了“智能互联制造与数字商业”专栏,围绕着工业革命的前沿技术,和工业历史的变革之路这两条交叉的视角,来阐述和理解这一轮正在发生的制造业变革。

智能互联制造与数字商业

林雪萍,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主要研究和咨询方向为:国外先进制造国家战略、智能互联制造与数字商业、美国国防部DoDAF顶层体系架构、基于模型的企业MBD、知识管理与知识自动化。有多年面向企业的经验。 

 “制造业+互联网” 中国制造2025根基

“互联网+”无疑是中国当下各行各业的通用神器。它像是来自《星球大战》的激光剑,心志高远的挥舞者试图用它来削除所有传统的壁垒。

然而,制造业并不在被征服者之列。

制造业要走向数字组合创新

多年以来,相对于ICT产业的高速发展,制造业的发展缓慢,让人无可奈何的焦虑以至于习以为常。美国军部,则是最早发现并试图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的先行者。

美国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在2010年启动自适应运载制造AVM的项目,就在强调一个问题:如何使得装备制造业,能像ICT领域那样,呈现出指数级增长。这个设想一旦得以实现,制造业的研发周期将大大缩短,效率在显著提升的时候,而成本将剧降。

德国在工业4.0的描述中,似乎并没有太多强调这个问题。然而在它最为重要的子项目中,却深入地探讨了这样的主题,并在许多领域展开了非常细致的实践。

实际上,工业4.0、工业互联网的有一个核心是是共同的,那就是“数字化工业”。一定拿完成工业资源的数字化,那么数字化组合将在制造业中产生无穷创新推动力。

美国国家数字设计与创新中心DMDII对数字化制造有一个高度简化的概念,“一个制造产品在整个生命周期之内,数据的汇聚、分析和应用”。

这是国家数字设计与创新中心需要出生的原因,这是它毕生要为之解决的命题。

这才是新一轮工业生升级的根本。

工业化和信息化靠什么粘合

如何描述中国工业当前的的信息化状况?

尽管各个企业的信息化程度,纵深程度不一,但借用一个画面来进行想象,那就是“轻舟已过万重山,重舰方欲趟深湾”。

通用性的软件,早已通过各种卡位和深浅不一地实践,齐刷刷地占领了市场;然而在与流程相关、与工艺相关等彰显企业个性化的领域,现在则进入了深水区。无法跨越,也无法急躁。企业的个性特征,开始成了拦路虎。而这个拦路虎,正是工业化程度不够所造成的非标准化、非流程化的自我哺育出来的怪物。

为什么在上一次两化融合的浪潮中,ERP普及很多,而MES却喜忧参半?

因为ERP的功能被简化,而MES直接进入了车间,无可逃避地进入业务流程,而千差万别的业务流程、参差不一的工艺资源数字化水平,深深地捆绑了MES的手脚。如果不怕简单地断言,我们可以武断地说,MES就是检验所谓的“工业3.0”生产水平的标志性产品。因此工业4.0的热浪中,上次浪潮中未能确立胜局的MES,会因为它处于数据的交汇中心之一,再次重新被推上聚焦热点;而ERP却似乎备受冷落。这后面有着深刻的工业场景。

而在工业4.0所设想的系统中,则试图建立一个更长更宽的数字化流动管道,向前延展到了设计与研发领域;向后拉伸到了用户端和机器运维端。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质量稳定性靠什么解决?精益思维是那个领域的问题?成组技术如何进行深度分析?这都需要工业自身来回答。工业领域知识和经验的沉淀、显性化和传递的过程,就是工业化最终必须的经历。而中国工业现在的信息化意识和能力看似很强,但它却出现了明显顿挫。

很显然,这两个轮子并不同步。关键在于,工业领域的知识如何发现和挖掘,很多隐性化的直觉和经验,如何表达?这些都是IT无能为力之处。

这是工业化没有走完,给信息化带来的困境之一。

对“互联网+制造业”最简单的质疑就是,如果信息化不曾解决工业化的问题。那么互联网缘何可以成功。实际上,工业化自身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那么互联网不过是信息化的接力棒。一架更快的马车,接替原来马车的使命,却并不能解决马车货架上的产品问题。

“互联网+”无力承受制造业之重

“互联网+”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造业自身的问题。对于制造业而言,这是一次轻快的邀约,只是这一次,被邀请的对象,是一个只能露出冰山一角而无法将自己大部分主体得以示人的冰山。

互联网+思维有很多借鉴之处,从某种意义而言,它是一种用户思维。然而这种思维,并不是一种突破,而是一个天经地义的价值取向。从根本上讲,任何产品如果不能认真地考虑用户的,迟早是要退出江湖的。

“互联网+”有时候会在制造业端引起许多轻佻的误解和雕虫小技的冲动。以智能产品为例,很多厂家会以为用户能够远程操作空调,就是“互联网+”的典型应用。这种讨好用户的方法,如果不是营销上百抖机灵的一种尝试,,也是毫无诚意的一次约会。根本原因,数字化经济,是一种对于数字的组合式创新,而不是说简单地取悦用户。

GE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在于它宣传的云平台Predix。这个平台的难点在何处?重要的不是它的计算能力,不是它的数据传递和存储能力,而是它能够兼容各种设备、各种软件系统的能力,而最重要的是,在云平台上运行的工业APP,就是一个个知识模型。换言之,在这个平台上,是密集的工业化软件,是工业知识的显性化表达。

而工业知识如果无显性化,流程无法标准化,经验不能数字化,管理没有精益化,那么工业化进程,就根本无法进入核心区域。这是我们在过去二十年普及信息化过程中留下的重症遗产。

有了工业化,数据才能释放,隐性知识才可以传递,新的革命要素——数据组合——才会产生。这是中国制造业,需要孤独地面向自己过去的一个历史命题。

“制造业+”是一个双重命题

不管是德国工业4.0,还是GE的工业互联网,笔者认为这都是工业化的再征程。

而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是在新工业革命背景下的一次工业化和再工业化的双重旅途。“制造业+互联网”,是解决的是制造业的分解和重构。“制造业+”,必须打通数字链条,解决知识的转化,;而“+互联网”解决的是重构要素之后,在市场进行再次配置;

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是唤起各种工业经验、工业知识的集体苏醒的意识,并且依托数字化主线进行深度、成批地转化。

相对德美日制造业,这个双重征途,并不存在太多弯道超车的便利。

有了“制造业+”数字主线,“+互联网”才能随风飘荡,将这条主线与任何可能的商业要素进行配置。那个时候,才是互联网+振臂高呼的地方。

《政府工作报告》八大重点关于“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持续增长动力”的论述中,李克强总理正式提出了“促进制造业升级。深入推进‘中国制造+互联网’”。这是政府自去年提出“互联网+”以来,对二者的关系作了一次最为明确的肯定。

笔者想强调的是,中国制造2025之路,就是一趟工业化和数字化的双重旅途。过度强调“互联网+”逆向拉动的反向思维,跨界组合的轻盈,和点石成金的商业模式的玄妙,反而会干扰工业化自身的规律,进而干扰数字化的进程。制造业深处的许多症结,信息化、互联网都不能解决——它的路不在于冒险,而在于煎熬。

工业之重、之精、之深,万无躲避之路。

“守正”得法,方有“出奇”之妙。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