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滔滔江水驻足“水电明珠”
发表时间:2017-03-17 10:31来源:中国能源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万家口子水电站下闸蓄水前    文屹/摄

    “我宣布,万家口子水电站下闸蓄水,正式开始!”2月9日10点10分,随着现场指挥员一声令下,万家口子水电站溢流坎工作闸门,沿着门槽缓缓下降,10分钟后,闸门稳稳落入底坎,顺利就位,开始下闸蓄水,为5月底首台机组投产发电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万家口子水电站作为世界最高碾压混凝土双曲拱坝水电站,建成后不仅缓解“西电东送”和“云电外送”所形成的省地供电紧张,还能提高下游梯级电站的装机容量、保证出力和年发电量,实现北盘江流域梯级滚动开发,带动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十三载月移星换,四季更迭,没能改变中国能建人的执着追求;多年的时世变化,亦无法动摇我们建设好这个工程的坚定决心。我们用‘同心同向、创新创效’的行为准则,诠释了‘能者善为,建则善成’的核心价值观。”中国能建广西院院长罗广义说。

    艰难完成查勘任务

    “深邃峡谷路险,群峰之巅难登。仰望悬崖叹力小,只因泥泞雪飘。松挺石奇云高,叶绿草艳雾浓。田野风光无限好,谁敢在此称雄。”2004年12月底,广西院原副院长周云虎第一次赴万家口子水电站施工现场勘测后,有感而发写下这首诗。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流行在云贵高原一带的地方民谣,真实的展现了恶劣环境给实地勘测带来的困难。

    坝址距离宣威市75公里,坐落于“V”形高山峡谷河床中,河床两岸山体异常陡峭。勘测队伍到达山顶后,由于雨天路滑无法继续前进,只好冒雨徒步下山。从山顶到河谷落差近700米,约有6千米“S”形的盘山公路。

    “有时候感觉异物由天而降特别吓人,抬头一看,原来是上面的兄弟脚下绊落的泥巴。泥结石路面被雨水浸泡后变成了泥潭,脚踩进去就不容易拔出来,鞋子宽松的人总得回头找鞋子,拔出来的鞋子像饺子馅一样被泥巴裹得严严实实。”勘测人员池为回忆道。

    就算冰山雪峰挡道,凛凛寒风刺骨,也拦不住广西院人的脚步,勘测队员用双脚丈量出一个个准确的数据,最终完成了查勘任务。

    攻克筑坝技术难题

    水坝之美,最美拱坝。拱坝特有的空间壳体结构实属水坝中的精品,其雄浑的气势给每个亲临现场的人都能带来美感冲击波。

    万家口子水电站最大的亮点是高(200米级)、薄(为薄拱坝范畴)和采用碾压混凝土快速筑坝。碾压混凝土筑坝作为一种新兴的施工技术,在我国起步较晚,如何顺利建设万家口子水电站碾压混凝土双曲薄拱坝,成了摆在广西院面前的难题。

    广西院技术人员通过攻克高碾压混凝土拱坝快速多参数建模、体形有限元法优化方法、拱坝温度应力场分析和简化温控措施、坝肩稳定分析、坝基渗流场分析等多项技术,最终形成高碾压混凝土拱坝设计成套技术,采用“短引水系统布置厂房+常规泄洪消能+山体内交通系统”的总体布置方案,其中泄洪系统结合了水库排沙的功能,避免了坝后或坝内设置厂房给碾压混凝土施工带来的影响,同时泄洪排沙结合,简化了万家口子坝体结构。

    “通过攻克万家口子拱坝相关技术难题,广西院提升了碾压混凝土拱坝筑坝技术水平,不仅促进项目顺利实施,而且成为集团公司支助的四个水电专业项目之一,为中国能建水电工程项目提供了技术支持。”广西院万家口子水电站设总盘春军说道。

    立足岗位勤劳奉献

    “白天,我们驻守在工地上,常常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雨衣裹身,毛巾捂嘴,伴着夕阳归。晚上,忍着蚊虫叮咬,就着灯光在宿舍里探讨总结。”广西院设计人员熊图耀想起之前的日子笑道。

    “每天下工地查看、熟悉图纸、整理资料这都是家常便饭。就拿我说,作为设代,还要处理工程联系单,下发变更通知单,把工程中出现的问题、工程面貌进度跟相关部门反馈并解决,为了一个个优化方案,都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不眠夜。”万家口子项目设计代表文屹站在旁边打趣道。

    十三载梅花傲霜雪,鹰击长空凌云志。选择了电力行业,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信念伴随着滔滔江水,折射出广西院人努力拼搏的缩影。(特约通讯员 李锟 杨晶晶)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郑亘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