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主推在役服务必维核电转型谋变
发表时间:2017-05-18 09:13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中国工业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今年核电形势比较差。”这是李文江落座后的第一句话。到目前为止,今年国内还没有一个新建核电项目获批,这使得在某种程度上唯中国核电项目“马首是瞻”的业界比较悲观,而曾经的巨头———西屋电气的缺席,也让弥漫在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上的气氛略显压抑。

    李文江是必维国际检验集团工业与设施事业部通用工业事业群总经理。作为在核电领域的独立第三方,必维为核电项目提供全周期的检验服务,其客户涵盖了全球主要核电业主、工程公司及设备制造商。

    “今年全球核电新项目的启动都不是很理想,以新建项目为市场的服务、制造企业、设计单位都受了不小的影响,”李文江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必维当前的主要力量也在往核电在役服务方面转移。

    但未来核电产业的增长点,毫无疑问,依旧是中国核电走出去。对致力于为中国核电出口保驾护航的必维来说,“我们正在全力布局,一旦海外项目启动,核电市场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李文江表示。

    主推三大在役服务

    今年的展会上,“华龙一号”、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小型模块化多用途反应堆(小堆)等三代、四代核电技术成果的亮相,自然是吸睛无数。但近两年来不断萎缩的展厅,也在赤裸裸地提醒着核电市场的不景气。

    对于第三方来说,核电新建项目下滑,核电在役运维服务自然就成为重点。

    作为全球惟一一家了解所有堆型并能为其提供服务的企业,必维参与了全球首台AP1000和EPR质量和安全监督,并获得了法国、芬兰、阿根廷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核安全局的授权,还是法国核岛设备设计建造规则协会的合作伙伴。

    纵然如此,“但简单复制在法国给EDF提供的在役检验业务,并不可取。”李文江看得很清楚:目前国内已有中核运行、中广核苏州热工院、国核运行等四家企业,提供役前检验、运行中的停堆检修等强制性服务了,必维必须要提升理念,围绕大家以前不太重视但对核电站的运行至关重要的地方创新。

    而这第一个便是ShafTest誖大轴检测技术。它是一种超声波检测方法,无需拆卸便可以检测在役核电大轴是否存在裂纹等,不但对核电运行影响较小,还可避免断轴等意外,“我们想把这个技术引入到核电停堆的检测中去,”李文江说,这是必维的专利技术,在风电主轴在役检验领域里已有了很高的知名度。

    第二个是OCM油品监测。“它完全颠覆了之前的油品检测,”李文江强调说,不同于对油脂的化学分析,必维的油品在线监测系统可以针对机器类型、采用油品,借助必维的大数据库,根据历史经验推断问题,给出合理的建议。

    据悉,必维在天津、上海有两个比较大的油品实验室,可以为客户量身定制数据库,为其推送分析和体检意见。

    “这两个技术都是预防性的,也都是必维独家的。我们想把它们加入核电的年检中,这样可以实现预防性维护,大大提高资产的安全性和设备的可获得性,避免临时停堆。”李文江解释说。

    第三个则是停堆期间的大修服务。

    伴随着中国和全球核电的发展,必维也在做战略转型。“今年是必维核电转型关键的一年,我们也看到了好苗头,希望有所突破。”必维国际检验集团工业与设施事业部电力部总监田磊告诉本报记者,“国内的核电领域对外资比较封闭,我们要立足,首先得有好产品、好服务,如果同质化竞争肯定没有意义。”他强调说。

    护航中国核电走出去

    展会上,中核集团发布了“双龙出海”———“华龙一号”、“玲龙一号”在国内外的最新进展情况。中核集团拥有自主产权的模块式小堆技术(ACP100)“玲龙一号”,已完成研发设计,具备工程建设条件。据称,中核集团已与巴基斯坦、伊朗、英国、沙特、印尼、蒙古等国开展了小堆合作洽谈,并已经与部分国家开始了项目谈判工作。

    “华龙一号”在国内外共有4台机组正在开工建设。其中,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2015年5月开工,预计今年5月将实现穹顶吊装;海外首堆———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2号机组、3号机组分别于2015年、2016年开工。

    作为走向海外的一面大旗,除了巴基斯坦项目,“华龙一号”此前也与阿根廷、英国、埃及、巴西、沙特、阿尔及利亚、苏丹、加纳、马来西亚等近20个国家达成了合作意向,但目前来看,进展并不太尽如人意。

    据悉,走得最快的阿根廷阿图查项目现在遭遇了较大的谈判阻力———阿根廷希望培养自己当地的核电产业链,这显然违背了与我国核电产业走出去的初衷;至于在业内最出名的英国欣克利角C项目,中广核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乐观预计要到2019年后才能动工;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印度、沙特等国家的核电项目也暂时没有什么消息。

    “在核电业内,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李文江说。这不禁让人有些忧心忡忡,核电设备的生产周期要长达好几年,尽管目前有在手订单的企业还比较忙,但若再没有新项目获批,其今后的生存发展也不乐观。“现在大家都寄希望于在出口项目上有所斩获,但核电出口困难太多了。”李文江感叹道。

    “这不只是技术壁垒或商务壁垒,首先还要看政治环境。我们跟得比较有进展的项目,前提都是两国把核电纳入双边经贸往来的重点领域。”他跟本报记者分析说,其次才是技术,现在我国往海外推广的都是自主堆型,其安全性需要充分验证,除了中国自己的审批,对方还要参考该堆型在国内的建造、运转情况;最后,还要看经济性。我国想推动整个核电产业链走出去,但目标国也想培养自己的产业,这就会有冲突。

    必维致力于帮助包括核电项目、核电设备在内的中国核电工业走出去。“我们同时拥有美国ASME和法国ESPN体系的认证资质,可以提供从设计、采购到施工等全过程的质量、安全、管理等项目管理。”田磊说。

    他分析说,中国核电以工程总包的形式走出去,必维可以提供核电、环保、健康、安全等各种法律法规支持,并帮助总包公司做投标相应、技术咨询以及风险识别等,这都是非常关键的领域,直接决定着项目的成败。

    据介绍,必维跟中国的几大核电公司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合作,并且参与了核电走出去的工作。必维在阿根廷全程参与了阿图查一期、二期项目,包括取证、设计、采购、土建安装以及调试过程等。“对于中核参与的阿图查三号核电机组,我们计划中核、业主、必维中国、必维阿根廷团队四方联合,提供全球化一站式打包服务。”田磊称。

    核电走出去,是未来全球核电的增长点,也是必维未来的增长点。“我们一方面继续等待,一方面挖掘市场寻求新方向,经过一个低谷后核电行业会更健康。”田磊信心满满。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郑亘波 任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