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光伏供给侧平价上网不无可能
发表时间:2017-05-19 14:16来源:中国能源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编者按

    日前,首张光伏发电站EPC能力评定3A级证书花落特变电工。

    历来光伏工程承建单位鱼龙混杂、工程质量参差不齐,针对行业发展的需要,鉴衡认证中心联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及金融服务机构,在EPC能力及工程质量样本分析中,抽检了10家建设单位的50个电站,仅65%以上的工程质量合格。

    鉴衡认证中心主任秦海岩认为:“3个样本电站的检测结果显示,特变电工承建电站的工程质量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以抽检的山西某山地电站为例,抽检组件的外观缺陷率及隐裂缺陷率均为0,抽检的安徽某鱼光互补电站,在2016年发生的50年一遇的洪灾中毫发无损。”

    其实,特变电工在光伏的EPC领域现在已经连续两年获得全球排名第一的规模,就光伏发电站EPC模式的利润空间及光伏发展趋势,记者就此专访了特变电工新能源公司总经理张建新。

    光伏电站EPC是趋势

    中国能源报:光伏企业在工程建设过程中,标准各异,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建新:准确把控整个工程建设过程的质量是关键。目前行业仍然面临着产品技术升级积极性不高等挑战,未来升级版的领跑者计划将更专注于提升中国光伏先进技术产品在全球范围的大规模利用。特变电工也会在光伏系统集成、发电设备、电器设备和逆变器技术方面不断创新。

    中国能源报:火电EPC模式的利润空间与项目总包方的管理能力直接相关,光伏EPC受哪些因素影响,利润空间如何?

    张建新:我是做火电项目出身的,客观来讲,中国光伏工程的体系建设,受火力发电影响很大,而中国火力发电的体系又受中国计划体制经济影响。

    火电EPC一般怎么做呢?锅炉、汽轮机、发电机、变压器由业主招标,招标以后由施工单位做。其实中国的火力发电真正做EPC的非常少,这个体系在中国从解放初延续了到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火力发电大部分是以EPC形式,也就是可以提供技术、参数、质量要求,由施工总承包企业负责完成。这两种模式哪种好呢?如果业主有非常强大的工程技术背景,知道采购设备怎么做,火电EPC模式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如果业主施工管理能力不强,采用EPC模式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尤其在光伏行业,采购常常不能完成最佳配置。最终工程干完了,出现了质量问题责任却说不清了。比如甲公司供应了组件产品,由乙公司施工,组件最后出现问题,谁担责很难判断。

    中国能源报:也就是说光伏EPC模式在成本和质量把控上更具优势,那么市场目前接受度如何?

    张建新:我认为未来光伏业的发展,EPC模式是趋势。EPC总承包更加科学、有效率,更容易控制质量和进度。比如五大发电公司,他们立项的速度很慢,预算批准是按年走的,光伏工程周期短,3个月就完成了,所以他们面临资金、决策上的一系列问题。

    但是通过EPC,再加上融资解决方案,这个问题就很容易快速解决。而且EPC模式下,质量控制体系远比一般的甲方控制严格得多,甲方工程做完了,团队即解散。EPC体系则像流水线一样,周而复始专注做EPC工程,还可以提供实验室进行组件检测,到厂监造等,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世界能源结构变化或比预测快

    中国能源报:经历了行业的跌宕起伏,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张建新: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我首先想到了西班牙斗牛士。光伏从业者如同斗牛士,而光伏行业就是野牛。可以说没有哪个行业跌宕起伏如此大,我们曾经买过350万元/吨的多晶硅,现在每吨只需10万元,哪个行业能降到以前价格的3%?我们以前做EPC工程,最早是90元/瓦,现在是50元/瓦。

    另外,这个行业热的时候如同烤火炉,冷的时候让人感到绝望和崩溃。从2008年到现在,很多大企业从“先驱”变成了“先烈”,长江后浪推前浪,而且并未结束,一波又一波,演绎着不同的神话,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让人痛并快乐着,感觉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行走。

    快乐在哪儿?光伏从业者为此付出资本、青春、汗水、泪水,来推动行业进步,比如现在光伏价格降到很低,这对于光伏制造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却为光伏行业在全国甚至全球的爆发式增长创造了条件。

    最早欧洲是新能源发展的发动机,现在中国是主要发动机,因为成本的下降,比如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光伏发电的成本低至6美分,甚至3美分,但火力发电是8美分。在中东、非洲、南美洲这些变革也会发生。

    未来十年, 世界能源结构可能比我们预测的变化速度还快,不仅是需求侧平价上网,我看供给侧平价上网都成为一种可能。为了加快这个速度,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我国光伏、风力发电占比不足5%,将其归因于缺乏储能是伪命题。因为我从火力发电转到风电和光伏行业,过多强调发展储能,从跨界的角度来讲,是有问题的。

    “走出去”要量身定制

    中国能源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本月在北京召开,对于企业“走出去”,您认为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有何建议?

    张建新:困难挺多,有环境的困难,“一带一路”国家很多地方不太发达,当地国家的汇率波动大、税收复杂、配套环境缺乏、劳务水平差,也有一些地区和国家政局不稳,这是主要问题,“走出去”要根据每一个国家情况量身定制。

    中国能源报:特变电工如何布局海外市场?

    张建新:在国家战略引领下,寻求更多增长点,这是一个持续投入的过程。“一带一路”是百年大计,以时间换空间,特变电工将稳扎稳打地推进和实施,也希望有更清晰稳定的税收、人才、融资、外汇担保方面的政策支持。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郑亘波 任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