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中国工匠“玩转”大国重器锻造“钢铁科幻”
发表时间:2019-09-12 09:25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 [关闭]

  新华社哈尔滨9月11日电(记者李凤双、邹大鹏)看了那么多科幻电影,你一定有自己心中“钢铁科幻”的景象。不过,当看到比腰粗的铁链、巨型铁剪、烧得火红的合金钢锭在空中穿梭,还是会让人惊讶得张大嘴巴。

  刘伯鸣则不同。他所在的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铸锻钢事业部水压机锻造厂,每天都在上演科幻电影般的场景,他早已见怪不怪。

  从20多年前踏入车间大门起,刘伯鸣就对火星四射的“大国重器”着了魔——六七层楼高的万吨水压机,仿佛他的另一双“魔术手”,几天不操控刘伯鸣就会“技痒”,他也因此有了“魔匠”的称号。

  走进中国一重花园式的厂区,进入高高的暗红色厂房,人突然“变小”了。举头望天,只见七八层楼高的厂房上方,都是横跨房梁的巨大“天车”在来回移动,发出巨大轰鸣。

  水压机锻造厂车间内,一个10多米长、5米多宽的巨型铁剪,正夹着一个烧得火红透亮的合金钢锭来到水压机前。这个直径3米多的特型钢锭,在厚重的锻压模具和砧板间,在咣咣的锻压声中火星四射,很快就缩小了一大圈。

  旁边,是带着两层楼梯的巨型移动机床房,几名工人在“机器屋”里指挥机械臂夹着钢锭。过了一会儿,手持操控摇杆的工人,在刘伯鸣的指挥下挥舞大铁剪,将钢锭再次送回炼钢炉“火炼真身”。

  炉内煤气熊熊燃烧,最高温度可达1250摄氏度,隔着炉门10多米,仍能感觉炙烤扑面。大汗淋漓的刘伯鸣身穿厚重的白色防护服,手拿对讲机举重若轻地指挥着,车间内两台万吨水压机缓缓起降,空中“天车”、铁索、巨剪往来穿梭。

  “要保证管孔同心、壁厚均匀等特型指标,还要保证锻造强度,动辄100吨的大家伙误差率都是以毫米计算!”刘伯鸣每次操作都是一次革新,精确计算锻件轴向窜动和旋转角度,精细调整水压机的压下量控制变形。

  “有时比用铲车开啤酒瓶盖还难。”刘伯鸣的工友王勇岗举例说,车间水压机的最大工作直径是7米,但有的待加工管板直径已经达到8米多,“如同在小锅里烙一张比锅盖还大的饼,还得均匀受力、恰到好处”。

  技术兴要革故,企业兴要改革。作为“一五”期间国家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生产“大国重器”的“重中之重”,中国一重在核电、石化、国防等领域都曾打破国际技术垄断。但受市场需求少、体制机制不活等内外因素影响,这家企业也曾陷入连续3年亏损的困境。

  “国企改革关键在人,让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甩开膀子干起来。”中国一重集团董事长刘明忠是改革的“急先锋”。中国一重大胆破冰干部“能上能下”等体制机制改革,重奖自主创新,“魔匠”刘伯鸣这块“好钢”被用在了“刀刃”上。

  “做梦也没想到从普通工人成了生产副厂长。”竞聘上岗的刘伯鸣很快适应了新角色,“过去干好自己的活就成,现在肩上担着整个分厂的技术创新和生产安全。”

  刘伯鸣和工友们在“火花交响曲”里不断创新,也见证着企业的“重生”:2017年,中国一重扭亏为盈。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2.25%,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46.7%。2017年以来,多项产品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一等奖。

  好钢,在炼;幸福,在干。刘伯鸣说,新中国几辈人的艰苦斗争,锻造出今日“大国重器”之魂,如今的工匠们更要“硬气”起来,自主创新挺直中国制造的“脊梁”。(参与采写记者梁冬、王君宝)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赵丹